月均收入35000,人均创富203万:逃离体制后,整形医生的价值回归?

原标题:月均收入35000,人均创富203万:逃离体制后,整形医生的价值回归?

“平均每人每年在平台创富203万元,创富500万以上‘大咖’达16人。”近日发布的《新氧2019医美行业白皮书》将新兴职业群体“整形医生”的创富能力公之于众。

该白皮书显示,2019年新氧“百万医生”(指在新氧平台GMV过百万的医生)数量达到423人,较2018年增长70%。他们的平均年龄是40.24岁,硕士以上占比超80%,平均入驻新氧平台763天。

不同于其他医疗领域,医疗美容不依赖医保支付,具备很强的市场性和消费属性,相关从业医生则是政策放开后最先受益群体。

作为新职业领域,整形医生具有一定的专业技术壁垒,收入也随着行业门槛的上升而水涨船高。据智联招聘数据显示,整形医生人均月收入超过35000元,60%以上的从业人员需具备三年以上从业经验,近50%的整形医生需要具备本科及以上学历。

整形医生IP逐渐被消费者认可,越来越多的优秀医生进入消费医疗领域。民营机构的专业技术水平不断被认同,加之民营机构医生营销能力强,医疗服务制度完善,促使民营医美医生对消费者的竞争力大大增强。

“整形医生高薪是必然的,充分的市场化让整形医生回归其应有的价值,也能够吸引一些高级医学人才涌入行业,使行业得到良性健康的发展。”医美从业者薛志强说。

医生走出体制

“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整形医生从体制中走出来,自己创业。”新氧科技CEO金星告诉投中网。

他坦言,目前医美行业的发展,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。随着医疗技术的逐步升级,消费者需求也将出现明显变化。“对技术和服务有着更高的要求,他们希望找到在自己需求方面有更多临床案例的医生,医生个人研究方向垂直化会是一个趋势。”

“当医生逐渐成熟以后,就要逐渐筛选一个自己最强的方向,这个其实就是定位。需要找到你能领先同行的地方,在专业领域上让大家第一时间想起你。”薛志强说。

2015年,医美风口爆发。彼时,诸多医疗美容机构热衷于成为综合性整形机构,导致整形医生常常“多线经营”。

然而,浏览薛志强在新氧平台上的医生主页可以发现,其定位为擅长眼部及鼻部综合项目,新氧平台全类目综合咨询排名19位,预约量近20000例。

在《新氧2019医美行业白皮书》中可以看到,鼻部是诞生新氧百万医生最多的地方,其次是眼部,眼鼻两个领域已诞生42%的“百万医生”。在专业细分化的大背景和市场需求下,更多的机构和医生意识到根据自身专长领域和特色,不断提升达成技术上的精进,打造自身的辨识度,他们将会获得更大的成功。

医生垂直化也带来了巨大的人才缺口。

针对优质人才紧缺的问题,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分会会长江华表示,人才资源是医美行业的核心资源,医美行业实现可持续发展,需尽快建立人才培养机制,做好优质人才的培养和储备工作。

江华同时建议医美行业从业者需静下心来、避免浮躁,“从事医美行业不能只对金钱名利追逐,更应当有一颗医者仁心和对消费者的责任心。”

同时,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认为,医生创业潮一定会发生,不仅是整形外科领域。非基础医疗部分比如口腔科的美容、耳鼻喉科的耳蜗,也很适合推行社会办医。扶植民营资本办医,消费医疗市场化将会迎来彻底大爆发。

变革悄然袭来

技术变革吹起了医生逃离体制的东风。

“医美行业本质上来讲是一个技术驱动行业,这个跟很多人(的)理解不一样。”金星对投中网表示。“很多人以为医美就是靠医生拿把手术刀,(其实)不是的。现在医美越来越技术驱动,上游的一些厂商发明新的设备、新的药品、新的材料,这些东西会通过医生的培训、教学,去逐步市场化落地。”

在这样的技术驱动下,整形医生的价值有了更大的延伸空间。

“其实让医生有自己的IP,技术好的、口碑好的真的能出来,而且不用跟一个大的医院做全面的PK。”金星说。

伴随着医美医生对个人IP打造的重视,技术口碑传播正释放出几何级的效应。“个人IP精细化建设是趋势,每个环节都需用心雕琢。泛推广的时代已不复存在,每个细分环节都存在竞争,细节出色才能脱颖而出。” 柠檬医美整形机构朱晓波医生说。

“对医生来讲,如果你真有本事,你就不怕去互联网平台上展示。消费者术后同样会不断地更新撰写体验,会告诉你哪里好,哪里不好,他们愿意把术后最真实的反馈呈现给医生,这将有助于医生的自身成长。”薛志强补充道。

医美平台的大门,不仅向医生群体敞开。

在金星看来,过去被定义为“销售”的咨询师是产业里的一个重要环节。“这曾经是这个行业里‘人人喊打’的角色。”

可是,“无论媒体和消费者怎么吐槽,这个角色在这个行业里面一直存在,再仔细了解会发现,其实很多咨询师在医美机构里是一个美学设计的角色。”金星告诉投中网。因此,在互联网医疗平台,咨询师的价值得以被深入挖掘。

一方面,咨询师需要帮助患者去做面部美学设计;另一方面,咨询师需要为用户科普基础知识。而大量的基础知识普及如果占用医生的问诊时间,是件非常“不划算”的生意。

互联网医美平台对咨询师的“收编”并非特例。

医美行业高速发展,除主刀医生外,术前术后的服务性需求大量滋生。因此,若将咨询师等诸多服务性岗位角色专业化,并提升效率,将无疑是桩事半功倍的好生意。

把“最后一公里”夺回来

《新氧2019医美行业白皮书》显示,2018年中国医美市场总营收为2296亿元,预计2019年市场规模将达到2775亿元。在疗程数上,中国医美消费已经远超美国、巴西、日本、韩国等国家,并保持着较高的增速。

阿里、美团、京东等流量巨头早已瞄准这块“大蛋糕”,并争先入场。

1月初,美团联动上游医美药品品牌商和经销机构共同发起成立了“正品联盟”。美团到店综合事业部总经理张晶曾表示,2019年,美团医美将进一步探索医美行业上中下游之间新的链接方式,通过链接方式的改变带来闭环价值和更大的增量市场。

5月,京东与全球皮肤健康龙头企业高德美宣布签署战略协议,共同打造医美行业良性生态圈。

7月,天猫和阿里健康联合推出的《2019暑期医美数据》显示,6月以来在天猫上购买医美类产品的人数环比5月增长了2.34倍。

“在充分竞争的环境中,谁掌握了最后一公里就价值极大。” 杭州玥颜医疗美容的总经理陈易升表示。“近年来在品牌效应形成规模的连锁体系以前,多点执业带动专家型机构诊所群雄并起,短期还未形成规模效应。因此二级市场出现标的稀缺,一级市场也出现所谓下游机构无投资价值的谬论。”

但医疗本不该成为一场资本的游戏。在这场看似激烈的角逐中,唯有优质医生方可帮助医美机构赢得最后一公里的抢夺。

“技术精进没有尽头,整形手术也不光是技艺的比拼,更是审美的碰撞。”朱晓波说。

2004年,北京医科大学神经外科硕士毕业的他成为了班里60位学生中唯一一位选择攻读整形外科博士学位的人。

争议常在。

15年来,虽看似偏离“传统医学”的主流航线,但“医者仁心”的信条却从未改变。他始终坚信,“医美同样归属医疗行业,医疗的本质不能变。”而如今,最重要的则是,“在浮躁的环境下坚持原则底线。”

医生如此,医美行业亦然。返回幸运快3—幸运快三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幸运快3—幸运快三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幸运快3—幸运快三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免费获取
今日幸运快3—幸运快三热点
今日推荐